载入中...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...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...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  
 
 
  半晌午  
[ 2008-11-21 8:56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  那是老……

 
 
 
大树 
[ 2008-10-29 16:20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        一棵大树,以灵魂的姿态出现,以拥有灵魂加入到人类中间,或者是人类以为它已具备魂魄,将其纳入进自己的行列,这该是怎样一种共存形态?


         一棵大树,在太阳月亮下昂立了千余年,或者说它检阅了太阳月亮千余年行迹,并且与风霜雨雪欢舞或者拼搏了千余年,这在人类眼里是生命圣达者的老资格,该怎样崇敬?


        一棵大树,也许是其阅历引发了人们的思索,怅惘了人们的眼球,或者人类的灵魂和它搅和在一起时刻处于过犹不及的窘困,是人类自身要将所积蓄的激情在它面前予以排泄?因而顿生出对它的顶礼膜拜?还是渺小者面对硕大无朋者难以抑制的心灵潮涌,因而涕泣,因而哀伤?



……
 
 
 
月饼上的蝈蝈
[ 2008-9-6 20:50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 


“我居然在这萧萧清秋,蛰伏于案边给人家写‘怎样才能办好当前宣传’ 的论证文章,一颗已经收入仓中的谷粒,还摊出一份心思考虑田里的事,真是‘秋坟鬼唱鲍家诗’”。 我给朋友发完这条短信,怨愤地掼下笔,便走出院门去了。


真是秋天。风也变了,变得柔和中裹夹着一袭森凉,阳光也变了,变得晶莹揉碎,细丝条更为明艳;蓝天也变了,变得更加高深莫测,更多几分清冽;一禾一草都变得遍地萧瑟、清冷,哦,岁月不饶人,季节不饶庄稼!



……
 
 
 
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
[ 2008-9-6 20:49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  

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


蔺怀恩


 


我扛着一杆枪,跋涉在沙敖包的蒿草丛林,想猎取一只野兔或者野鸡什么的。蓝瓦瓦的天上滚来一块黑云,接着就有雨的气味弥漫过来。我寻找避雨处,望见远处有一座破房子:四面的墙壁还健在。门窗是两个黑洞,我加紧了步伐。


房子的门前有一棵大树,听见喜鹊在那树上喳喳地叫。扛了一天抢,没碰到一个活物,很想试一试我的枪法,看见喜鹊让我心里直痒痒,我抓紧时间,瞄准了它:喜鹊的尾巴一撅一撅,像是被风摇晃得站得很不牢靠。



……
 
 
 
[ 2008-9-6 20:41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二哥去世,他的身分证作废了,驾驶证也相继作废了。身份证对于他,生前也不很重要,就大体而言:他的大半生是公民出行时,不需要身份证,末了拿到手了身份证,但是已经接近退休年龄了——你不出家门,闲呆在家里,那证件也基本没用。驾驶证对于他,就与身份证大不相同了:他的一生中,这个证件随影随形地相伴他整整四十一年,那是他人生成就最重要的媒!许多情况下,人们对他的界定,由它来承传转接。人们喊他:蔺师傅!就是全凭这证件来保媒!也曾有多少警察,拿住这个证,与二哥对照:最终核定出他是个司机来。二哥的多少新照片,翻新到那上面去,供人们去高度重视和审核。如果没有了这个证件,人们说道起他来,就黯然失色多了:是个平常人,没有什么长处!社会的认可度就差得多了。可惜这两个证,现在一同(相继)作废了。



……
 
 
 
种羊
[ 2008-9-6 20:35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
    时代似乎也有自己的衣裳,时代穿出不同的衣裳便是色泽不同的时代在摇摆,显出一种独特神韵。标题中这个种字可以读作种子的种,读为种羊,可以读作种地的种读为种羊,这两件事可以代表时代展出不同的斑斓舞衣。

 


    这两个故事都是一位蒙古族朋友给我讲的:


    文化大革命中,由于我家是牧主成份,生产队安排给我家放牧的一群羊全是公羊。社员放牧集体的羊有偷吃羊奶的机会或者可能,支书对我们这些高成分的人家靠不住,让放牧公羊支书有一石二鸟的机智,一是表明了他的鲜明阶级立场或者政治态度,二是在确保集体的财产安全。



……
 
 
 
锄地
[ 2008-8-10 17:54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锄地

……
 
 
 
歌声与麦地
[ 2008-8-10 17:48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歌声与麦地 



……
 
 
 
 丢了手榴弹
[ 2008-8-10 17:43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
    小县城丢了十枚手榴弹。是谁偷走了呢?准是那些受了伤害,图谋报复的人。街巷里的人们纷纷议论。


   刘祚迈着外八字步,穿街过巷摇摆过来。步态悠然。他赴牌局向来不座公家车。廉洁勤政嘛!领导带头嘛!他更多了一份心思:溜达,一来有利于健康,可以减减肥;二来顺便在民间了解、体擦一下民情,对今后争取选票有益。一石二鸟。



……
 
 
 
二哥
[ 2008-8-10 17:39:00 | By: 蔺怀恩 ]
 

 


一花一世界!一叶一菩提。


“观自在菩萨行深/般若波罗蜜多时/照见五蕴皆空/度一切苦厄……”


二哥去世后,我长时间凝神墙上的《心经》。经是李叔同大师手书墨宝真迹影印。我一遍又一遍默读,在心底里低吟,多么希望希望他能听到,这是无边大空间里的对话。我一阵阵悲从中来。


第一次到二哥刚刚选出的墓地,是侄儿的一位朋友为我带路,他途中迷失了方向,车子在伊金霍洛旗的川野里翻越,汽车一会儿嗷嗷地爬出高坡,一会儿又呜呜的没入沟底。不得已一路上打问着行驶过去。迷茫中那带路的小伙子忽然精神一振:豁然望见二哥的墓地了,居然是鬼使神差我们走了一条直达墓地的近路。



……
 
 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